<<返回上一页

为什么普通人的权利如此困难?

发布时间:2018-02-01 08:17:37来源:未知点击:

我是沧州市长春小学的退休女教师我已经七十岁了自1980年以来,我已经遭受了30年的痛苦斗争我不知道我能否在我的一生中实现我的愿望 1958年,原J县房地产管理局重建了我们家族的14个半房子(1952年拥有) 1980年,国家实施了这项政策,沧州市房管局将我母亲当作房东只有四分之一的房子归还了 1994年申请后,郴州市政府核实了母亲的贫农成分(赣州市政府文件证明) 1995年,我再次提交给沧州市房地产管理局申请要求根据贫穷的农民成分归还房屋沧州房地产管理局只退还一个拥挤的,其余的不予退还 1997年,沧州市政府扩建街道,摧毁了其中五条(现已铺设)只留下四个小房间自1980年以来,在过去的30年里,我已经向衢州市房管局写了一份书面或口头申请,检查出的次数不少于100次,而衢州市房管局已经少拿,不予退款,不予理睬,以不合理的理由如拥堵,拒绝执行国家和省政府实施的私人住房政策,给我的财产造成巨大损失,对我的精神造成极大的伤害房屋委员会的这种做法严重摧毁了该党而政府在群众中的形象,我不知道我能否在我一生中回到这些破碎的房屋来完成我母亲的愿望我拿了国家的政策文件,要求房屋委员会要求房产他们为什么不遵守国家政策原因无非是以下三点首先,房屋委员会已决定将该物业出售给其他人它既有金钱也有人情如果它归还给我,它不会打破他们的善行其次,这是一种特权思想很长一段时间,房屋委员会退回的房产给房主带来了很多钱我不想花很多钱当然,当权者不愿意提供帮助第三,虽然他们拒绝执行政策,但会侵犯人民利益,腐败政府形象,但不承担责任调查后,我已向上级反映,最后交给梧州市房管局,他们上当受骗,拒绝执行国家政策,我是一个小小的平民而无奈在当今民主化和合法化高度发展的社会中,普通民众权利保护的行为长期未得到解决,基本权利得不到保障我对基层政府非常失望但是,我仍然对社会抱有希望我仍然对上级政府充满信心我相信房屋委员会的这种做法会受到舆论的谴责,我的问题最终会得到解决我已与房屋委员会打过交道该局已尽一切可能故意困扰群众它被称为流氓政府[s:13] [s: